韶光贱

埋了。

武林旧事

永安七年,吴家小公子束了发。

他端坐在铜镜前,冗长的仪式使他心下烦躁,可他不能对旁边年纪很轻的小婢发火;一来这是大喜日子,二来他是吴家的小公子,能言善辩会写字的;他便疑心这冠礼是蓄意要找年轻女子来的,用意如同抓阄,否则哪会有这种天时地利让两人独处一室。他便看那小婢看得愈烦,最终忍不住道:“你出去罢。”

那婢子没想到有这一出,毕竟她离吴公子七八尺远,手脚也麻利。她想不到最大的错误是她的年纪,只是惴惴出去,没走两步被个嬷嬷抓住,急急问道:“破瓜了么?”

甚么话!婢子的脸腾地烧红,带着被误解的羞赧与愤懑融入涌来的婢子姐妹之中快步走了。嬷嬷见她如此,更确定大公子风流成性,如何如何,以后就算他...

Loving Strangers

BGM:喜欢-张悬&Loving Strangers-Jocelyn Pook/Russian Red


(不听BGM可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)

(不过听了也有可能不知道)


最后她们都没有如愿以偿。


毛利兰被叫下的时候是在忘了哪个城市的街头,她频繁地出差,困得能从新干线的头睡到尾,一醒来在飞往罗马的红眼航班上。她被搭过很多次讪,对话常常以口哨开始以尴尬结束。而今她还没来得及挂起笑容,就被在手中塞进行李箱上的挂饰,抬头看见一张比她年轻的脸。

对方说:你好。

你好,这是你的吗。

你好,请问这是你的吗?

从前往后的无数个夜晚,那么轻的几个...

乱谈


我久不在此说话,看起来仿佛是个已死的人。只是无话可说却又强硬找话,倒像是不矜。通俗点说,给我自个儿留点面子罢了。

我去年底写了两段关于当时生活的东西,是用铅笔写在行距极小的软纸上,头一句是“我的高中仿佛是在女校”。
在更早一些的时候,我并不认为五十个女孩子团在一起有何不妥,日本式的校园欺凌也仅仅是日本式的。大概我当时的错误认知是初中同学导致的,在我看来,她们几乎都温柔友善,任性也是如同撒娇般完全可被原谅的——或许只是惯着我也不一定。
因此在高中报到的第二日晚上,我被还不记得名字的女同学无故开骂时态度软弱,白眼翻得也不出彩。
在后来的一两个月,我大约了解到她的父母并未受高等教育,且家处关外——因...

这回大概也……谢谢大家关照了!!赞美北!!

明昭北往:

企划三期 | 荷尔蒙 正式发刊!

最深和最重的爱,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。


作者: 

@一言以蔽之  @陆婪  @瞎说茉  @MISS.U  @桑泊莫  @萧隐   @公子甜白°   @眼袋君  @▲那吉先生 ▲  @尤冼  @灯酒揽夜 ...

我爱各位老师!!!!!!!(比心

明昭北往:

“人类嗅觉的最低阙值,是扩散在有着三个房间的公寓内的一滴香水。”

《气味图书馆》正式发刊!

文手:@√i   @Tiki其实是熊  @陆婪   @和她在一起   @眼袋君   @朔卿   @孙黯。  @决明子   @邵陵笔冢   @心聲停止  @破伤风...

- 游丝 -



“我未曾读过海子的诗,却一如既往地喜欢你。”



前略:
今晚将抵达德令哈。第一次听见这名字是因为你,于是怎么都想着要告诉你才可以。
可是到底要告诉你什么,我也是不知道的。我所看见的德令哈仿若其他城镇一般普通,唯一可以用来抒情的是我从敦煌开始坐了将近十二个小时的车,坐到腰部剧痛。我的指甲长得有些长,而头顶的空调细若游丝。
途经一片雅丹。风大,所幸未挟沙。风愈发大的时候小腿上可以摸到稀疏的颗粒。站在公路中央不怕死一样拍照,车和远处的沙丘皆是影影绰绰。从大前天开始Av档便对不了焦,十分难过。
德令哈听起来像是喀布尔或是白沙瓦一类的名字,相对于人名而言,它的确更适合作为地名。
通讯录中有你的名字,我却是没有勇气发出去的。也许在半梦半醒的朦胧之中,我曾有过...

- 橘枳 -

- 橘枳 -


(黑花吧第四届运动会:文赛,橘生淮南枳生北。)


他单手把浸透的湿毛巾握得半干,对着斑驳的西洋镜一点一点、仔仔细细地擦下一张人皮来。敲门声隐隐约约,在屋外的肆笑中也听不真切。大概是未得到答复,那声音越发大。他方道:“进来。”

他在西洋镜中看见进来的那人。并非意料之中的使唤小厮,倒是浑身一溜的黑,鼻子上还架了副墨镜。“做什么?”语调慵懒,没有半分看他一眼的意思。黑瞎子反手把门关上,笑道:“解家什么时候落到这步田地。”

下一秒,黑瞎子侧身躲过飞来的短刀,他比划了下那刀的位置,正中他的眉心。他有些摸不准解雨臣的意图:...

- 末路 -

 

(收录于刀剑乱舞同人本《刃色》)

 

 

 

- 末路 -

 

 

 

[ 壹 ]

 

 

彼时鹤丸国永不过是把刚至世间不久的刀剑,若换作人身的年龄,也仅为少年罢了。但若深究到底,明明他们初遇之时,三日月宗近亦不比鹤丸国永年长到哪里去。

——此当然是较与绵长的历史河流而言。于而后千百年的光景之中,这六七十年,究竟算不得什么的。

 

平安时代的繁盛大约是其他时年所无法比拟的,大同治世从来不会是历史长河之中之常态。于是更显出其...

- 烟 -



- 烟 -

“有烟吗?”

是这么说的。

被夏夜的晚风粘结成句、仿佛不经意地笑着吐出词句:“有烟吗?”

他略诧异地抬眼,牙齿咬着滤嘴,摇了摇头。面前的人无奈似的轻“啧”出声,从西服口袋摸出一盒来,叼在唇间低头就火。离得太近,连毛孔与微微颤抖的垂下的睫毛都被一点点的火光映得清晰。片刻后对方直起身,缓缓吐了烟雾。他终于找回声音,带笑说:“女人烟。”

他们坐在台阶上抽烟,就像以前那样。

春日的雨无法预计,也许只是云层稍厚便不耐得挤出一阵来,却能让一整日湿润得淋淋漓漓,贴着的皮肤稍一摩擦都觉满是粘腻的汗,连骨头都恨不得酥酥地疼。

解雨臣越过黑瞎子的身体,伸直了手指从烟灰与烟蒂之中挑挑拣...

© 韶光贱 | Powered by LOFTER